一万年と二千年前からあ·い·し·て·る!

人生本 色

来自俺家血葬的点名=3= + 其他? | main | 蛋蛋20 - 作画又在向脚本抗议?
[A.P.H][米'英]ここにいるよ
众所周知前一阵子1w跟阿尔勾搭了一次,用卫星。
以下的其实跟这个没关系,是我们在群里RP出来的东西,但是莫名其妙的就能跟这个新闻搭上边了囧。
所以……
18N,阿尔x亚瑟,有一点点中露,亚瑟傲骄阿尔KY但是最后情节很少女,说是OOC也可以,有点少女过度请看官小心避雷=v=

(太长了为什么会这么长啊!我们是不是春过度了啊!

(最后,我一时手贱NC改了bo名……会不会改回来说不定,挖鼻孔……
因为是聊天的途中开始cos的……所以没有明确的开头||||||
嗯,我已经获得了当事人阿尔君的coser的授权,所以便过来po了XDDD
你说什么?我问了亚瑟了么?啊,亚瑟就是我呀=_______,=

对话内容经过整理




某天下午,茶会上。
亚瑟正在悠闲地用着下午茶。他从精致的茶壶中倒出红茶,加入一点牛奶,然后是一点糖。
他用小巧的银勺搅拌了一下,然后优雅地端起茶杯。同时坚决无视着对面弗朗西斯的挑衅。
还有其他几个人坐在周围。意呆利在背景上散布着小花,路德维希不在,只有他一人在东张西望着。本田菊气定神闲地坐在他旁边喝着绿茶。再远一点伊万正拿着一个银水壶,不用看也知道那里装的是伏特加。阿尔弗雷德坐在他身后,像往常一样吵闹着。
多么悠闲的下午,如果没有弗朗西斯在的话就更美好了。
噢,不,阿尔也一起消失吧。
亚瑟微皱起眉,但依然保持着动作的优雅,抿了一口红茶。
茶香真不错。

茶室的门突然被推开,王耀迈了进来,低着头,看不见脸。
亚瑟向他打招呼也不理,不,连本田菊他们的招呼声也忽略了。他直直地盯着伊万,表情严肃。
“我感到悲伤。”
众人愕然,而阿尔突然地安静了下来。
亚瑟冷笑。
“伊万你出轨了。”他继续说。
伊万好像没听到一般,笑着向他挥手:“小耀!”
“我很悲伤,刚一回来就看到伊万在出轨。”
他又重复了一遍,加重了语气。伊万的笑容变得虚弱起来。
“出轨。”
亚瑟轻声重复了一遍,语气微妙。阿尔的表情也僵硬起来。
“我哪有?!眉毛快跟我回家……”
“哼。”亚瑟斜瞟他一眼,额角的青筋终于暴起。“死阿尔,竟然敢去找伊万。”
他重重地搁下杯子,用手帕擦擦嘴角:“你给我吃司康饼噎死去吧!”大声吼出之后感觉好过些,他慢慢叠好手帕,恢复了往常的的神态。
“不要以为你们表面吵架我就看不出你们玩的什么猫腻。”
“我没有!我对你是真心的!”
“真心的?”
“嗯!这么多年我一直记得你对我的好……”
“我·看·不·出·来。”
“那个,虽然你做饭很难吃但是我从来都没说过什么不是……”
亚瑟平滑的额角再度暴起,“我做饭难吃?”
“难、难吃但是……我都有好好吃饭啊……”阿尔抓抓后脑勺,一滴汗从额角流下。
“难吃?”他露出一个可以称之为可怕的微笑盯住阿尔。
“我……我错了……眉毛……”
“难·吃·么?”
“不难吃不难吃!”
“然后呢?”
“诶?”阿尔茫然地眨眨眼。“然后我们回家喝你泡的红茶啊……”
“不难吃,而已么?”
如果王耀此时有心情回头看一眼的话,就会发现亚瑟此时的面相正是典型的印堂发黑,乃大凶之昭。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阿尔对着这幅表情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毫无疑问亚瑟是在生他的气,所以他需要安慰他。
安慰人的话……
“要不我们回去换换口味用汉堡包就红茶?”
“你、你个死蓝蓝路自己一个人回家去吧!”亚瑟手一抖,一杯红茶差点直接泼在阿尔脸上。
“亚瑟,冷静!啊,很好吃,亚瑟做饭很好吃,真的!”阿尔面露悲戚,一把抓住亚瑟的双臂,开始摇晃起来。“亚瑟,我们回家吧!”
杯子翻落在地,半杯红茶尽数洒在两人衣服上,亚瑟不快的皱起眉。
“放开我。”
阿尔不理。
“放、放开我啊!”亚瑟挣扎起来。
“谁要跟你回家啊,喂,我说了放开我了!”
“才不要!放开你就跑了!”阿尔抱的更紧。
亚瑟拼命地想推开他,但抵抗完全无效。他气急败坏地冲着男人吼起来:“再不放开我,我就给你的红茶里下毒!”
阿尔露出一个平常一样白痴又闪亮的微笑:“你不会的,对吧。”
“因为你舍不得我的。”
一点疑问的口气都没有,口气清晰肯定,像是在陈述1加1就等于2一般。
像平常一样白痴的男人。
亚瑟看着他,突然就停止了挣扎。安静地被这个白痴搂在怀里,低着头。然后轻叹了口气。
“呼……阿尔,放开我。”他轻声说。“我不会离开的,你先放开我,好不好?”
阿尔侧着头盯着他的表情,拿不准他在想些什么。
“真的?不跑?”
“嗯,不跑。”
他浅金色的短发在他眼前泛着柔和的光泽,阿尔轻轻吻了一下,然后松开怀抱。但仍用一只手紧紧地拉着他的。
亚瑟抬头看着他,抬起手。
本以为他会给自己一记右勾拳而有点胆小的阿尔半闭住眼睛,却感到脸上有手掌轻暖的触感。
他睁开眼,看到亚瑟温和的表情。
“我不会先离开你的。”
他愣在那里,有那么几秒钟不知道怎么反应才好。

一直都习惯用力量去夺取自己喜欢的东西,就算被人憎恶也无所谓,因为,他是这个世界的英雄啊。他一直以为对于人的话,也只要一样用力量让他屈服就好。不可以离开我,离开我的话就让你走向灭亡。
他习惯一个人走在最前面,回头向所有跟在后面的人露出一个闪亮的笑容。
而亚瑟突然对他说,他不会先离开他。
一瞬间意识又回来了。他眨眨眼,伸出手揽上亚瑟的背,然后抱紧。
这次亚瑟低着头,把手掌也牢牢地按在他的背上。


本来这样就结束了,但是他们忘了茶室里还有其他人的存在。
等想起来的时候,王耀已经跟伊万达成了互相谅解协议,满意地带着伊万正要离开。看到阿尔扭头,本田菊迅速把手上的微型相机收起,假装什么事也没有的继续喝茶。意呆利依然在洒小花。
阿尔于是低下头,唇角勾起一抹坏笑。“亚瑟,我们也回家好不好。”
“嗯。”亚瑟低着头,“你先把我放开。”
这么大的人了还一直被人这么抱着,身为绅士实在是太失态了。
阿尔没听清他说什么,他在和伊万和王耀道别。一如既往的健气地打完招呼之后低下头,发现怀里的青年不出声地站着。
“亚瑟?亚瑟?怎么了?”
连耳廓都泛上一抹粉红的青年轻推了他一把,“你、你把我放开啊。”
这还是茶室,两人的衣服上都洒了红茶,本田菊和意呆利也在旁边。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适合独处的场合。这个白痴在想些什么啊。
阿尔楞了一下,明白过来,终于放开了亚瑟。
正想着太好了这下可算可以回家洗个澡换衣服了的青年一回身,却看到阿尔朝意呆利走去。本田菊早在他放手的时候就敏锐的察觉到了他的意图,早早的钻出了门外。阿尔单手拎起意呆利的后领,像拎小狗一样把他扔出门外。
“不许偷看哦!”锁门之前他这么警告了一句。两个人非常有默契的同时点了点头。
这个白痴。
在心里骂了一句,但还是任由阿尔握住他的肩吻上来。却在他动作更激烈之前拉住他的手。
“阿尔,你先别动。”然后按住他的肩,把他按在沙发上。
青年不解地眨眨眼,然后恍然大悟:“啊,你终于想试试骑乘位了么?”
这个正蠢材。
亚瑟皱了一下眉,表情认真地说:“阿尔,你先听我说。”
“嗯?”
“我……”
他拿捏着该怎么开口才好。
“我是说,我是说……”啊,说不出口。
“你以后……”
“嗯?”
“啊,讨厌。”抱怨了一句,他自暴自弃地弯腰,勾起男人的下巴,然后吻了上去。
只是轻短的一个吻,他抬起头的时候男人的脸上还写满了错愕的表情。
“以后,不要再离开我了。”
他直视着他的眼睛,越说声音越低,但坚定不减。
错愕渐渐变成惊喜,阿尔一把拉住他搂在怀里,抱得紧紧的。
“没问题,没问题!”
亚瑟姿势奇怪的被抱在他怀里,过了一会终于忍不住开口。
“放、放开我啦。”
“为什么?”
“抱得太紧了啊。”
好笑地松开他,猛然间平衡崩坏的亚瑟一下子倒了下来,被他用臂膀接住。
脸红的好可爱。
这么想着的阿尔忽略了自己也在脸红的事实,把他的脸扳过来,再吻了一次。
然后顺理成章地就往下摸去。
亚瑟一惊,身体僵硬起来。“你这个家伙!”
“我忍不住了嘛。”他微笑着回答。
“那……那至少先给我去洗澡啊!”
“洗什么洗……”埋头啃上他的颈项。
“那至少也让我洗个澡啊!”亚瑟手忙脚乱地挣扎。“我、我说了要洗澡了!喂!你在摸哪里啊!”
“没关系,亚瑟很干净的,不用洗了。”继续动作。
“嗯……啊!不要碰!”被碰到敏感的地方,他忍不住呻吟出声。
“明明这么的……”他轻笑起来,解开青年的裤子。
“不要……这么性急啊……我们有整整一个晚上的啊……”一边喘息着一边把手指插进他的头发,亚瑟只感觉浑身发软。
“可是你浑身都在发烫诶,不快点真的可以吗?”
本来已经红透的脸更红了。“该死的,还不都是你搞得。”内裤被一点点拉下。“还不快点!”
“我不是怕你不习惯么。”阿尔的声音也略带沙哑,明显在压抑着兴奋。“难得你这么主动,当然要……”他顿了一下,扳动了一下亚瑟的身体。“喏,帮我一把。”
亚瑟顺着他的力量翻身跪在地板上,虽然铺了地毯,但还硌的他膝盖生疼。于是忍不住出声抗议。
阿尔难得的体贴了一次,提议要不然换到沙发上。
他恼怒地瞪着阿尔,脸憋得通红,好不容易挤出来一句话:“总之你给我快点解决掉啊!”

阿尔傻笑着,捏了他一把,还是起身把他抱到沙发上放平。亚瑟浑身都泛着惊人的粉红,他挤进他的腿间,捏了一把他的坚挺,换来一声轻喘。亚瑟不满地伸手去拉他的领带,他满意地倾向前,从锁骨开始一点点的噬咬。
亚瑟用手臂挡在眼前,嘴唇颤抖着只剩喘息的力气。阿尔却不准他这样隐藏,伸手拉下手臂,一个深深的吻印上来。
又深又浓,像是要把魂魄都吸干一样的吻。
好不容易放开他,阿尔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瓶,挤在手指上,向他身下探去。
乍一碰上带来的是冰凉的触感,却刹那间变的火热。他的手指进出数次,在他体内细心地涂满。
“感觉如何?今天我们用的是特别的红色激情型哦。”
一听到红色,青年混沌的神智立刻清醒了七分。“等等,你先暂停。红色是哪里来的?跟伊万有关系么?”
“你给我说清楚。”
阿尔哭笑不得,“你不要在这种时候想别的男人啊。”
“哼,是你让人没办法放心吧。”
“这是我为了亚瑟专门开发的产品哦,跟别人没关系的。”
“真的?”
“当然。”他的手指又活动起来。
“啊……要是、被我发现……你和伊万有关系……的话……啊……你给我……小心……啊……”
明明已经沉迷的只剩喘息的力气了,还要这么倔强的把话说完。
阿尔微笑着托起他的腰。“我和他什么都没有的。因为……”
挺进。
“我心中一直都只有一个人的。”
亚瑟长长的呻吟了一声,感到自己被男人填满。
虽然听说意大利的size是最恐怖的,不过这家伙也……是不是白痴的size都会大一些啊。
“亚瑟?”男人轻轻唤着他。“你还好吧?”
虽然浑身发软,但青年还是点了点头,“我没事,继续吧……”
“你放松就好了。”
“我已经很……放松了……是你这个家伙……”他艰难地喘了口气。“没事……我没事……你继续吧……”
男人俯身给他一个吻,然后开始动作。亚瑟一手握住他的手,听男人唤着自己的名字。
“亚瑟……亚瑟……”
似乎多少年前也曾被这样唤过,思绪恍恍惚惚的,什么都理不清楚。只感觉到男人一下一下有力的冲击。
“亚瑟……”
“阿尔……啊……嗯……”
男人身上布了细密的汗珠,滴下来,和他的混在一起。
热气蒸腾。
“舒服么?”
“嗯……嗯……”回答不出口,只好用最诚实的呻吟声代替。阿尔抚摸着他的侧腰,气喘吁吁。
“阿尔……嗯……阿尔……”
“说吧,还想要我怎样么?”声音温柔,轻轻地咬上他的肩膀。
提要求么?
“待在我身边……阿尔……待在我身边……哪里都不要去”
不要再像以前那样推开我。
“只看我一个,只听我……一个人的声音……”
就像我们一开始一样。
亚瑟也许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他的理性和思考早就不知道沉沦去了哪里,只剩直觉支配。
下一秒,他便被狠狠贯穿。
“啊……!”
如果这时他睁眼的话就能看到阿尔既不白痴也不闪亮,而是温暖的笑容。可他还是听到了他在说什么。
阿尔重重地喘着气,但还是尽量清楚地对他说,“亚瑟,我爱你。”
眼前仿佛出现了白光一般,眼睛被刺痛。
“阿尔……我……我也……”
“留在我身边,亚瑟……”
“嗯、嗯……”
他伸手揽住他的背,加快了节奏。
亚瑟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散架了,他无意识地叫着阿尔的名字,喘息着,然后在阿尔的下一个挺入后射出。
“啊啊……”
乳白色的液体喷出来,洒在他的腹部,顺着侧面的弧线缓缓流下去。但是他顾不上去擦。阿尔还在他的体内,速度越来越快。
“亚瑟……在里面……可以么?”
“嗯、嗯……阿尔的话……啊啊……阿尔……”
“亚瑟……!”
低叫着他的名字,男人放在了他体内,然后倒在他身上。
无力地抬手抱住他的背,感到他的心跳一下、一下,有力地透过胸腔传递出来。
突然就很满足。
“亚瑟。”男人小声叫道。
“嗯?”
“有你在我身边真好。”
“……阿尔。”他微笑了一下。“我也是。”

两个人沉默着休息了一会,然后亚瑟开口。
“阿尔……我要去洗澡。”
男人用胳膊支起身子,微笑着望着他,尽管脸上满是疲惫,但还是体贴的问了一句,“我来帮你吧?”
“一起去洗吧。”
阿尔以为自己耳朵坏掉了,这是平常的那个亚瑟么?果然是自己魅力太强大了么?!
怀疑归怀疑,他还是起身去浴室放好热水,然后回来把亚瑟打横抱起。
青年温顺地任他抱着,一点挣扎都没有。
阿尔把他轻轻地放进浴缸,他就扒住浴缸边趴着。然后一扭头用慵懒的声音小声抱怨,“水不够热。”
指挥他指挥的理所当然。
阿尔不放心地扶住他,伸出另一只手去调水温,但是距离稍微有点远。
“你小心啊,别掉到水里了。”然后慢慢拿开手。亚瑟安静地趴着,脑袋搁在手臂上。
“嗯,没问题的……没……问题……”声音越来越小。
“现在合适了吗?”调好水温回头问他,却没有反应。“亚瑟?”
那人眼睛轻阖,呼吸均匀,却是已经睡着了。
那至少先帮他清洗吧。
小心翼翼地正要动作,却听他小声地说着什么。
“阿尔……”
是醒了么?
“阿尔我……”
眼睛仍然闭着,是在说梦话啊。
这家伙,平时这么倔强,其实是这么可爱的人啊。
忍不住想要在那额头上轻吻一下,又听到他继续说了什么。
“我一直都……喜欢你……”
“喜欢了很久了……”
“阿尔……真好,你在我身边,暖暖的……”
“亚瑟……”刚才停顿的手再度开始动作,轻轻地小心翼翼地探下去,“来,放松,我帮你弄出来。”
尽量小心的帮他清理完,又擦洗了身体。他弯腰把青年从水里抱出来。
“阿尔……不要离开我……”青年在他怀抱里拧了拧身子。
拿起浴巾把他包起,“别乱动,我先给你擦干。”
“不会离开我的吧……阿尔……”
“不会的,不会的……”
紧紧地抱住怀里的人,注视着他微皱着眉头的睡颜。
从来都没有如此确定过,但他知道,自己绝不会轻易放开他的。

几百年也好,几千年也好。
能一起走多久,他们就要一起走多久。

“晚安,亚瑟。”


=-END-=





午夜场真伤元气orz
我们竟然一路从闹别扭吵架发展到前戏发展到吃干抹净最后还有浴室戏……

感谢一路看下来的您,辛苦了。

如果我们的RP发挥能让您对米英这个CP能再多那么一点点爱的话,我就满足了。
鞠躬退场

(喂,我说你最近是不是眉毛气越来越足了!
(哪、哪有!

啊,对了
关于茶室为什么会有浴室以及明明是下午茶为什么最后变成了晚安等问题……
没有解释!
所以请容忍我们吧orz||||对不起下次不会这么不严谨了||||||
| | 08:40 | 引用:0评论:2
コメント
…………原来成文了 = =|||
眉毛你太娇惯阿尔了!
2009.03.22 Sun 15:32 | URL | 腐烂四喜
Re: 没有输入标题
> …………原来成文了 = =|||
> 眉毛你太娇惯阿尔了!

orz是啊成文了……
我也觉得我太娇惯他了,挖鼻孔……所以现在我要纠正过来开始欺负他XDDD
2009.03.23 Mon 00:24 | URL | HybGreen
送出评论














只有管理者可以阅览

这篇日志的引用URL
http://hybgreen.blog124.fc2blog.us/tb.php/113-3a88802e
引用这篇日志(FC2的用户)
トラックバック
| 主页 |

Blog信息

紫调云心(HybGreen)

Author:紫调云心(HybGreen)

属性:宅·腐·声
白羊座火星人一枚
现居肯特
常伴属性为囧·脑残·FC·杂食动物 以及,无节操爬墙党一枚

性格内向博里蹲
搭讪下手
爱着:DRRR/银魂/圣/谷山紀章/三木眞一郎
无差别喜欢:V家/钢炼/大振/无双/basara/soul eater/遥远/金色
最近CP:新赛(DRRR)
最近控小静 莫名萌临也 boss爱=w=
DRRR的CP还没有认真关注(捂脸
总之这人最近DRRR厨但是入坑尚浅

最近沉迷剑网三
(已经快要因此脱宅了= =+
电信一区 巴陵县 彻夜君
在疯狂的萌和尚>w<

咦踩点什么的还是算了反正踩到了我也会拖(揍

日历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看地图也能CP乱打XD

连结
博客好友的申请
我家宠物

橘子君

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