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万年と二千年前からあ·い·し·て·る!

人生本 色

[APH][独普独]Last Smile -下- | main | 贴歌词
[APH][独普独]Last Smile -上-
历史向,独普独,清水。时间跨度为1919至1947左右。
单纯的想要写一.战后虚弱的军曹而已,查资料的时候又想要写小胡子,于是也写进去了。
我不知道有没有OOC,主要部分是在图书馆一个小时手写狂飙出来的orz 手写万岁!撒花!(滚
orz 明天回来把它写完……后面其实没有多少要写的了orz

标题的含义?噢请不要管他,我只是标题无能又用了歌名而已orz

不过歌词好像还蛮和的~虽然我写的没有那么悲就是了orz

今は独り 空を見上げている
君がいないだけの風景を
眠り誘う幼きまどろみに
溶けていきそうな切なさが痛い

過ぎ去った二人の残像がまるで
水たまりのように消えていく 僕だけ残して

抱き締めてもう一度 まだ笑えるなら
抱き締めてもう一度だけ あの日のように あの頃のように


嗯,很平淡,慎。
欢迎来掐死我or拍死我orz


这场感冒来得并不突然,却异常凶猛。
从弗朗西斯一脸奸笑地将《凡.尔.赛.条.约》摆在他面前开始,他便知道今后将要面对的是怎样的生活。
手上过去因为握抢而长出的茧子渐渐变薄,在新的地方又长出因为劳作而渐渐加厚的茧。
那代表了他从几年前开始的无休止的劳作,和与之根本不成比例的衰败潦倒。
原本在战后就有些虚弱的他很快的染上了感冒,然后渐渐严重起来。
从最开始的喷嚏和咳嗽,渐渐发展到低热。他的耳边回响着印钞机疯狂运作的声音,夹杂着国民的怨声,成为低烧昏迷中持续不断的背景音,那是地道的噩梦。

从噩梦中偶尔醒来的时候,听到了阿尔弗雷德他们在商讨怎样医治他。他们丢给了他一包药粉[1],让他清爽了一些,可惜没能持久。
紧跟着,从阿尔弗雷德家开始,流行感冒蔓延起来。[2]
刚刚有所好转的路德维希病情立刻加重,从低烧发展到持续不退的高烧。

他在头痛、肌肉酸疼和高热的折磨中,不断地徘徊在神志不清的边缘。
残存的一点意识使得他仍记得自己的骄傲,拒绝因为痛苦而呻吟出声,即使眼前已经一片血红,房内微亮的灯光也刺得他双眼发疼。那鲜明的色彩是如此浓重,给他一种快要死去的错觉。
而他渐渐昏沉的意志竟然也开始慢慢觉得,如果能够死了的话,大概也是一种解脱吧。
在一片混沌中突然感到的,是额头上传来的一片清凉。
不知道是什么覆上额头,将他的意识拉回少许。然后感到一只手握住他炽热的手掌,大拇指在他掌心不断地摩挲,像是执意要将他唤醒一般。
与此同时响起的,是基尔伯特的声音。
声音很低,很严肃,也很坚决,他一遍遍的重复着相似的句子。
活下去,带着骄傲和尊严活下去。
你是我最大的骄傲,我亲爱的阿西。
伴随着这些话语,多日未曾安眠的路德维希终于沉沉睡去。

重新醒过来的时候,哥哥带了一个面貌严肃身材低矮的男人站在他面前。
同样被感冒折磨的哥哥虽然看起来依然病容满面,精神却似乎很好。他向路德维希介绍男人的名字。[3]
阿.道.夫·希.特.勒。
那个名字后来被路德维希铭记了多年。

男人说:路德维希,我们来定一个契约。只要你同意的话,我就可以拯救你。

这是路德维希等待了十数年的话语,他早就等不及由一个足够坚决强势的上司让自己重新挺直脊背,让这个世界好好地重新看看自己了。
他望向基尔伯特,对方也在用热切的眼神望着他。

契约达成。

男人向他们要求绝对的忠诚和服从,这对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难的。而之后雷厉风行的一系列改革如同特效药一般,等到罗德里希搬来和他同住的时候,他已经几乎痊愈了,至少精神头非常好。
他的骄傲驱使他追逐的名誉和地位,似乎马上就可以握在手中了。

男人说,创建第.三.帝.国,欧.洲,然后世界都将是我们的。
然后他听到民众的欢呼声。
路德维希几乎能听到自己青铜的血液在血管中沸腾的声音。咕嘟咕嘟地冒着泡,在血管里奔腾着,带着可以摧毁一切的力量,势不可挡。

当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身在战场,满手鲜血。
他恍惚地盯着双手,忘了要感到惊恐。直到它们被另一双手握住,一双和他一样宽大,布满了老茧的手。
他抬起头,基尔伯特正盯着他。
阿西,我们签订的,好像是恶魔的契约。
无法回头,无从后悔,唯有以生命血祭方能终止。

而代价远不止这些。

随着战争时日的拉长,路德维希终于开始感到疲惫。盟军渐渐占领上风,而他不仅要战斗,还要时不时的被菲利希亚诺扯一下后腿。
持续的战斗渐渐削薄了他的理智,他比以往更加拼命地冲锋,感到子弹擦过脸颊时的疼痛,甚至隐约感到了快感。我还活着,还活着,这样的意识前所未有的清晰起来,随着每一次受伤而更加鲜明。
他想,他一定是陷入了疯狂。
他们正在一条通往毁灭的大道上前进,并有如失控的战车一般疯狂地向终点快速推进。
而到时候只有一个结局等着他们。

在战场上猛然拉住他的是基尔伯特。他错愕地回头,战火浓烈的色彩仍残存在视网膜上,那好似带有魅惑力量的色彩让兄长的脸看起来似乎隔得很远,他神经质地吼起来。
“为什么要拉住我,我们就快要胜利了!”
紧跟着发生的事情让他无法继续说下去,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基尔伯特一拳砸在旁边的掩体上,原本深灰色的掩体被鲜血染得几乎成了黑色,那黑色一点点流下去,拉出长短不一的几条轨迹。
基尔伯特的声音因为愤怒的关系,听起来比平时更低沉,并且颤抖着。
“你忘了我对你说过什么了吗?!”
本想去拉下他的手查看伤势的路德维希顿住了,他张开了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大口吸气的时候冰冷的空气夹带着硝烟的味道进入肺部,引起一阵剧烈的咳嗽。
他咳得无法停止,一手捂着嘴另一手揪住胸前的衣服弯下腰身,太过猛烈的咳嗽让他的眼泪涌了出来,模糊了视线。
战场的味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令人难以忍受了。

一只手突然落在他头顶,顺着发丝抚摸着他,然后到达耳侧。
基尔伯特宽大的手掌落在他的脸侧,大拇指轻轻擦过他的眼睛。
阿西,不要哭。

我是想治好你的,我想要你健康的,所以才会找到他。
虽然现在情况很糟,但只要我们兄弟俩在一起,一定会变好的。
就算有谁要为这一切付出代价,那也不应该是你。
答应我,记住我说的话,活下去。
我们可肩负着日.耳.曼的尊严呢,随随便便就死掉才不是男子汉的作为呢。

咳嗽平缓了一些,他直起腰,难以避免的感到尴尬起来。
不过对象是哥哥这点让他感到稍微好过一点。
他点点头,让自己的声音也像意志一样坚决起来。
我知道了。
我会活下去,所以,你也要活下去,一起。
然后把一切重新纠正。

1945年4月30日,阿.道.夫·希.特.勒自杀。
同年5月8日,纳.粹.德.国正式投降。


=-TBC-=


[1]. 指由美.国1923年提出的道.威.斯计划,原意是舒缓德.国因凡.尔.赛.条.约赔款而承受的巨大财政压力。
[2]. 指美.国1929年开始的大萧.条。这让原本就无比脆弱的德.国.经.济彻底崩溃。
[3]. 最早纳.粹.党就是在德.国.国.会和普.鲁.士.邦选举取得优势的。
| | 09:14 | 引用:0评论:0
コメント
送出评论














只有管理者可以阅览

这篇日志的引用URL
http://hybgreen.blog124.fc2blog.us/tb.php/160-bbb1fbaa
引用这篇日志(FC2的用户)
トラックバック
| 主页 |

Blog信息

紫调云心(HybGreen)

Author:紫调云心(HybGreen)

属性:宅·腐·声
白羊座火星人一枚
现居肯特
常伴属性为囧·脑残·FC·杂食动物 以及,无节操爬墙党一枚

性格内向博里蹲
搭讪下手
爱着:DRRR/银魂/圣/谷山紀章/三木眞一郎
无差别喜欢:V家/钢炼/大振/无双/basara/soul eater/遥远/金色
最近CP:新赛(DRRR)
最近控小静 莫名萌临也 boss爱=w=
DRRR的CP还没有认真关注(捂脸
总之这人最近DRRR厨但是入坑尚浅

最近沉迷剑网三
(已经快要因此脱宅了= =+
电信一区 巴陵县 彻夜君
在疯狂的萌和尚>w<

咦踩点什么的还是算了反正踩到了我也会拖(揍

日历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看地图也能CP乱打XD

连结
博客好友的申请
我家宠物

橘子君

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