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万年と二千年前からあ·い·し·て·る!

人生本 色

[APH]英相关短打三十篇(更新至15) | main | 一坑未平,一坑又起
[独伊/独普]Love Actually = The First Tale
好吧,我终于下手毁经典了。
这原本预订的是LP的活动文,虽然我现在还没有下定决心是不是用这个去参加活动……不过总之都先发上来了。

首先为了方便大家避雷,请阅读以下几条:
1,Love Actually,译名《真爱至上》(尽管我不喜欢这个译名)是一部浪漫轻喜剧。这代表着它将充满了少女漫元素——至少在我还是个少女的时候彻底把我击沉了,所以,这个系列也将是轻松幽默和浪漫(如果这个废柴写得出的话)为主,个别故事会有些忧愁,总之都……会很少女,嗯。
2,原作是把十个故事穿插着按照时间顺序讲述的,鉴于文字没有办法这样表现,我把他每个故事拆开单独写了。并且不一定每一个故事都会写。
3,虽然原作很美好的让里面每个人物都或多或少的有点关系,但是因为APH人物关系的局限性,如果我也这么做的话估计会把我自己雷翻的。所以在不同篇章里的人物,不管他们原来什么关系,现在都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4,这个不是针对自己喜欢的CP写的,只是想要试着把人物代入进去,看看感觉怎么样。所以大概会出现很多种CP(如果写得出的话)每个CP都会事先注明,方便大家跳过(。。。)如果文内同时有两个CP的话就用【CP1/CP2】这样的方法说明。
5,一开头那一段是引用原作的,因为觉得好棒>_< 所以……我们这里就暂时假定大家都在一个架空的城市……(叫做伦敦?(揍))orz


好像说的很啰嗦orz想的起来的话再补。。。



于是第一个故事,是独伊/独普的。


Love Actually


每当我对世界的现状感到沮丧的时候,我总会想到伦敦希斯罗机场的入境大厅。公众一致认为,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着贪婪和憎恨的世界里,但我却不那么认为。对我来说,爱无处不在。它可能并不起眼,也上不了报纸的头条,但他的的确确存在着。它存在于父子、母女、夫妻、男朋友、女朋友、还有老朋友之间。当911发生时,据我所知,乘客们从飞机上打出的电话,没有一通的内容在诉说憎恨,它们全是爱的讯息。如果你留心找找,我确信你会发现,爱其实,无处不在。


The First Tale.

距离圣诞节:五周

身后的门打开的时候,侧坐在办公桌上的男人站起身来,招手让门口的人进来。“嗨,路德维希,先把你的手机关上。”
他随手拉过一张椅子,自己坐在那对面,然后比了一个请坐的手势。
金发蓝眼的青年有些不安,他摸了摸头——全被一丝不苟地梳向了后面,然后挺直背走了进来,端正地坐在椅子上。
“然后……”男人思量了一下,“准确地告诉我,路德维希,你在这里工作多久了?”
金发青年眼睛转向眼角仔细地思考着开了口:“大概是……两年,七个月……三天零两个小时。”
“很好,”男人扶住下巴。“那你喜欢上我们公司那可爱的迷人的首席设计师——菲利希亚诺多久了。”
路德维希瞬间睁大了眼睛,几乎合不拢嘴。然后他抬了抬眉头,认命般的回答:“两年,七个月,三天和,我想……一个半小时。”
男人高深叵测地微笑了一下:“我就猜是这样。”
他脸上出现了胃疼的表情。“大家都知道了吗?”
“是的。”拧了一下眉头。
“那菲力西安诺知道吗?”
“是的。”
大难临头了,这就是现在路德维希脸上表现出的唯一感情,如果观察的足够细致的话。
“所以我觉得,你该有所行动了。”男人思索着说出了他的观点。
“行动?”年轻的脸上一瞬间出现了不可思议。
“邀请他去喝酒然后……”男人耸耸肩轻快地说,“用轻松的口气告诉他你想把他带回家然后直接把他压倒。”
路德维希唰的一下站了起来。“我没有……”
“不,你有。”然后男人也站了起来,身体前倾盯着路德维希的眼睛,“菲利希亚诺也知道这点。”
忽略掉青年脸上瞬间出现的可疑的红晕,他做了总结陈述:“好好想想吧,这对我们都好。圣诞节快到了。”
看着男人走过去打开门,路德维希握紧了放在身侧的拳头。“我明白了。”
走出门的时候和一个人擦肩而过。
“嗨,路德!”
“嗨,菲利希亚诺。”青年有些别扭的扭过头走开,把那两个人丢在身后——他们进了办公室。
他表情复杂,有些懊恼,有些沮丧,又有些绝望。
把他从自己的世界里拉出来的是电话铃声。


距离圣诞节:四周

路德维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虽然他自己并不这么认为。
加班列表上总是有他,今天也一样。他在台灯下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脑,研究着自己的工作。没有事物可以转移他的注意力,没有。
除了不远处正准备收拾回家的菲利希亚诺。
办公室里很黑,只有远近两盏台灯。菲利希亚诺站起来,大部分身体隐藏在黑暗里,只有一小部分被勾出来一个亮边。
他拿过包,哗啦一声碰倒了笔筒,然后关上了灯。他经过路德维希桌前——出去的必经之路,然后微笑起来。
“晚安,路德。”
路德维希假装刚刚注意到他的样子,抬起头面无表情的,“啊,晚安,菲利希亚诺。”
目送着对方走出去,他低下头重新看向电脑,焦虑,紧张。
电话适时的响起,他迅速地抓起电话,尽量地用正常口气回答。
“是,当然……我很闲,你说吧……”
啊,是的,他还被称作手机狂——随时在讲电话。


距离圣诞节:三周

“那么,我们的配对计划进行得如何?”
“抱歉。”
“好吧,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有点难……”
电话铃声的响起使男人放弃再进行劝说,他转过身来到秘书身边,开始询问圣诞party的准备进度。
噢,好吧,老板,这才不是有点难。
这是非常难。
路德维希抓起电话,声音一如既往的稳重沉着。


距离圣诞节:两周

圣诞party.
宽大的画廊里几乎布满了人,不那么明亮的灯光打在墙上巨大的画上,将路德维希的身影缩成小小的一片灰色投在上面。
他端着酒,严谨仔细地打量着眼前这幅画,直到有人凑过来。
“呐,来跳舞吧~”菲利希亚诺的笑颜出现在他眼前。今天也仍旧闪亮并可爱的菲利希亚诺。
路德维希突然有点不知所措,他一手握着杯子一手摸摸鼻子看看周围,表情尴尬而严肃:“我吗?”
“嗯嗯,来吧,路德~”
被那个笑容击败,他放下杯子,习惯性地摸了摸头发——今天也一丝不苟梳得整整齐齐,然后和菲利希亚诺一起走进舞池。
原本的hip-hop突然被切掉,换成了一首抒情的慢歌。
他楞了一下,看着对面的菲利希亚诺有些为难。眼前的人略低着头,眨着眼,他抬起手,却不敢伸出去。
对方缓慢地前进了一点,他握住了他的手,感到对方的手搭在自己肩上,迟疑了良久的右手终于落了下去,环住他的腰。

像一朵花 等待花开
像支蜡烛 在暗房里
我在这里 等待着你

他紧贴着他,随着旋律慢慢旋转,发丝蹭在脸上,他忍不住伸手去摩挲那些柔软。
世界美好的不像是真的。

好像沙漠 等待甘霖
好像孩子 等待春天
我在这里 等你回家

打开房间门的时候,路德维希回头叮嘱菲利希亚诺,等我一下,10秒钟以后再上楼。
然后他转身跑上楼梯,脱下大衣,迅速地把所有的《如何了解你的爱人》,《德国人恋爱手册》,《轻松虏获他的心》之类的手册全部都堆在一起塞在床下。
刚刚完成这一切的时候,菲利希亚诺已经轻快地跑了上来,他张开双臂,准确无误地接住了他。
他拥抱着他,紧紧地。他们接吻,笨拙地。他脱下他的衬衫,急切地。
他不知道已经渴求了多久,对于这具身体,对于这个人。
当两个人拥抱着倒在床上的时候,他那似乎干涸了几个世纪的心都要变得湿润了。

然后电话铃声响起,菲利希亚诺迷茫地眨眨眼,他却立刻意识到那是什么,低声说了句抱歉转身抓起电话。
菲利希亚诺眨着眼,听到他说我完全不忙的时候刹那间惊诧地睁大了眼,听着他安抚着电话那边的人,语气比平时温柔一百倍。
他耐心地跟对方讲话,稳重可靠地提出自己的看法。最终挂上电话的时候,他回过头抱歉地微笑了一下:“对不起。”
棕发的青年摇摇头,眯着眼睛笑起来,“没有关系的哟。”
“呃……”他有些无措,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处境——两个人都半裸着,在床上,而他刚挂了电话。“那个是我哥哥,他……他常打电话来。”
“诶?路德的哥哥吗?”天真地睁大眼睛。
“嗯,是的。因为没有其他家人,只剩我们兄弟俩相依为命了,所以……所以我觉得我有责任照顾他。”他抓抓头——已经凌乱起来了,“不,我不是说因为责任我才照顾他的,是我想的,我也很愿意照顾他……我希望……”
“嗯嗯,我明白的,我明白的。”菲利希亚诺微笑起来。“因为路德是很温柔的嘛。”
他笑得更加灿烂,抱住了路德维希。原本有些低落的青年起初有点尴尬,然后怜爱地看着趴在自己胸口的人,再度吻了下去。

这次电话铃响的时候,他被一双胳膊束缚住了自由。
“可以不要接吗?”一双闪着哀求之情的眼睛盯着他,他扭头望了望电话,又回过头看向菲利希亚诺。
他不得不做出一个选择——这个自己喜欢了很久的,半裸着躺在自己床上,诱人的爱人;或者哥哥。
他咬住了嘴唇。
“对不起。”
菲利希亚诺放开胳膊时的表情看起来像是快要哭出来了,他看着路德维希背对着他坐起,抓起电话,瞬间恢复到刚才那个声线,然后很快的声音又带了点惊慌和伤感。
“请别这样……请别这样……我、我不忙,你需要的话我现在就过去……”他在安抚电话那边的人。
请别这样,请别这样……菲利希亚诺抱着膝盖,把头深深地埋了下去。


是夜。

间隔长短不一的单调的机械声充满了整个空间,路德维希(已经整理好了头发)把大衣叠放在床边的扶手椅背上,坐下来,深深地看着床上的男人。
银灰色的头发凌乱的散在前额,没有遮住他半睁的眼睛和血红的眸子。
他轻声地唤他的名字:“阿西……”
路德维希握住他的手,握在手心里,感受对方无力地回握。
“不要担心,不要担心……很快就会好起来的,你很快就可以回家了。”
“不,你知道那不是真的……那……”
男人突然间痉挛了一下,仿佛被电击了一般,他眼球开始迅速的转动,浑身颤抖起来。警报声刺耳地响起,路德维希用力握住他拼命挥舞着的胳膊,直到护士匆匆地跑进来给了他一针皮下注射。
渐渐安静下来的时候,嘴角流出了血。大概是刚才的痉挛让他咬伤了舌头。他双眼无神地盯着天花板,脸色惨白。
路德维希紧紧地握住他的手,顶在前额。
“没事,那都过去了,我会在这里陪你的,一直陪着你。”


距离圣诞节:一天

即使在这一天,他也没有停止加班。
远处那盏台灯熄灭了,菲利希亚诺又走过他的桌前。
“晚安,路德。”
“晚安,菲利希亚诺。”他抬起头看着他,后者在微笑。
然后他顿了顿,眨了眨眼睛说:“圣诞快乐,路德。”
“圣诞快乐,菲利希亚诺。”
他凝视着他,目送对方消失在门口,他苦笑了一下,用手掌顶住额头。
过了一会,他拿起电话拨通。
“嗨,你怎么样了?”


你知道,圣诞节就是要跟你爱的人在一起的节日。

他带了可爱的圣诞帽,还有驯鹿毛衫。
帽子和男人的眼眸一样红,也和驯鹿的鼻子一样红。
男人看起来精神了一些,至少他有力气大笑,有力气给路德维希也扣上一顶圣诞帽。
路德细心地帮他卷好袖口——袖子略微有点长了。他笑着拍拍他的肩,“就那样吧,阿西,不用管了。”
然后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圣诞快乐。
| | 08:27 | 引用:0评论:6
コメント
喵我讨厌你(尖叫着跑走
2009.06.05 Fri 20:43 | URL | 湿态
湿态你失态了=u=
2009.06.05 Fri 23:51 | URL | 酷菜
被路德的心理斗争囧到了
写得好棒哦尽管我爱独伊多于独普。发现自己近来的状况很像普悯。。。因为我的几个旧情人(误。。)都跟别人跑掉了。路德好爱爱。。。
2009.06.06 Sat 01:05 | URL | 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开心。。。
Re: 被路德的心理斗争囧到了
> 写得好棒哦尽管我爱独伊多于独普。发现自己近来的状况很像普悯。。。因为我的几个旧情人(误。。)都跟别人跑掉了。路德好爱爱。。。
谢谢夸奖,这其实是改写的电影剧本来的,我只是把人物代入而已……掩面……所以心理活动什么的我是不负责任的呀=v=(喂不要推卸责任啊!
路德好青年,人人都爱他=w=(喂
2009.06.06 Sat 05:03 | URL | HybGreen
T皿T……我我我我讨厌你!你竟然让我(至少在这篇文中)偏向了菲利希亚诺T皿T……路德你个不负责任不懂事的男人!T皿T——
2009.06.06 Sat 12:15 | URL | 蝈33
Re: No title
> T皿T……我我我我讨厌你!你竟然让我(至少在这篇文中)偏向了菲利希亚诺T皿T……路德你个不负责任不懂事的男人!T皿T——

炮灰了菲利我也感觉很难受……这就是所谓不能两全的世界……(殴
因为原作里面就是这样,喜欢的人,和爱着的亲人,两者无法平衡所以只好留下遗憾……
orz 那个故事大概是里面最虐的一个。。。
2009.06.06 Sat 19:17 | URL | HybGreen
送出评论














只有管理者可以阅览

这篇日志的引用URL
http://hybgreen.blog124.fc2blog.us/tb.php/180-419f576a
引用这篇日志(FC2的用户)
トラックバック
| 主页 |

Blog信息

紫调云心(HybGreen)

Author:紫调云心(HybGreen)

属性:宅·腐·声
白羊座火星人一枚
现居肯特
常伴属性为囧·脑残·FC·杂食动物 以及,无节操爬墙党一枚

性格内向博里蹲
搭讪下手
爱着:DRRR/银魂/圣/谷山紀章/三木眞一郎
无差别喜欢:V家/钢炼/大振/无双/basara/soul eater/遥远/金色
最近CP:新赛(DRRR)
最近控小静 莫名萌临也 boss爱=w=
DRRR的CP还没有认真关注(捂脸
总之这人最近DRRR厨但是入坑尚浅

最近沉迷剑网三
(已经快要因此脱宅了= =+
电信一区 巴陵县 彻夜君
在疯狂的萌和尚>w<

咦踩点什么的还是算了反正踩到了我也会拖(揍

日历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看地图也能CP乱打XD

连结
博客好友的申请
我家宠物

橘子君

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