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万年と二千年前からあ·い·し·て·る!

人生本 色

一张海报 | main | 想不出标题的流水帐
[APH][米英/法英]Arthur Kirkland's Diary(AK单身日记)-1-
LP的活动文。
其实早先那个Love Actually也是以这个活动为前提写的,只不过俺决定用这个来参加活动。
然后关于这个东西
首先,他是电影剧本改写——其实BJ单身日记是有小说的我完全可以说是从小说改写的不过小说我只看过英文版还是5年前看的于是就算那么说也完全跟小说没关系……
其次,我用亚瑟替换了女主。而这部电影里的女主是无比的死蠢的。于是这代表着我不得不找很多借口糊弄过去以避免OOC......这点其实很难,而且其实我很不喜欢死蠢的。。。
然后,因为这里面亲戚众多而且很多死蠢,所以我基本没有替换任何的(除了罗马爷爷),所以这文一大雷点就是你要忍受每个人物都有原创的亲戚,搞不好会有更多的原创角色,这没办法orz
然后这玩意是第一人称的。

还有,我一定会写完的。

那么,以下开始。


AK单身日记

一切都始于那一年的元旦,我30岁,仍旧独身。
每年都是如此,我孤家寡人,去母亲家吃火鸡大餐。而每一年她都会为我找各种各样的女人,相信今年也不例外。她迫不及待的想把我推销出去,好像我自己没办法找到爱人一样。
把车随便停在门前的草地上,拿着行李走上门厅,为我打开门的是——妈妈。
她热情的张开双臂,“嗨,宝贝儿,你来了。”噢,又来了,我说过不要这么叫我的。她在某方面总是把我当做十几岁的小孩,但再另一些方面——比如对女人的品味问题上,又把我当成上古生物。
“嗨,妈妈。”我拥抱住她,亲吻她的脸颊。
“宝贝儿我们等你很久了快进来吧,今年琼斯夫妇也来了”啊,出现了。“还有他们的儿子。我想你去见见他。”她放开我,接过我的行李向里面走去。等等,男人?
“他可是个名律师呢。还愣着干什么?你打算就穿成这样去见他么?”
“等等,妈妈,你是说……男人?”
她停下脚步,回头用一种受伤的眼神看着我。“宝贝儿,”哦,又来了。“不用担心你妈妈脆弱的心灵,妈妈完全理解你,你能幸福妈妈就高兴了。”
“理解什么?”
“别装傻了,给你介绍那么多漂亮姑娘你一个都不喜欢……真是妈妈的好孩子,这么温柔,都舍不得让你可怜的妈妈伤心……”
漂亮姑娘?你是说贝拉——喜欢把嘴唇涂得像香肠一样,还是茱蒂——总穿着恨不得能把胸部全露出来的低胸半透明上衣,还是玛丽——好吧,那是个好姑娘,性格挺可爱的,除了顶三个我那么粗的腰围以外……
哦,不,这不是重点。
“我没有说我喜欢男人!”
可是她忽略了我,只丢下一句话:“我给你准备了衣服放在你床上了,快去换好衣服下来吧。”

于是,很好,现在我在这里,穿着红底雪人图案的衬衫和深绿色的领带,打扮的活似圣诞桌布一般。
我小心翼翼地躲闪着别人的注意——通常他们就算看到了我也会当做我没穿成这样忽略过去——然而还是猛然被一双手搭上了肩膀。
这没什么好惊讶的,会干这种事情的人通常都只会是……我回头望。“啊,罗马爷爷。”“嗨,小亚瑟~~要不要来杯酒?”
对,只会是他。像往常一样一脸傻笑的大叔,逼我叫他爷爷却又完全为老不尊的怪人。而他每次见到我都会问那个我最怕的问题……
他亲密地揽着我,把我拉到客厅的另一头,然后塞给我一杯酒。“你的感情生活怎么样了。”
我微笑着,礼貌地从牙缝里面挤出来一句:“很好,谢谢关心。”
他也了然地笑着,“加油啊,亚瑟,时间紧迫啊。”
用不着你来提醒我——我压抑住了这么说的冲动,和他碰杯:“圣诞快乐,罗马爷爷。”
我才没有觉得郁闷,只是随意喝几杯罢了。要不是看他没有人陪怪可怜的,谁要跟这个色大叔喝酒啊。

噢,对了,还要和爸爸打招呼。
他正站在角落,抽着烟,“嗨,亚瑟。”
“嗨,爸爸,你怎么样?”他递给我一只,然后帮我点火。
“太恐怖了。”他望向远方。“你妈竟然想替你和一个男人牵线。”
我耸耸肩,他继续说,“一个讨人厌的满口咕哝着人权的干巴巴的讨厌鬼,我最讨厌……”
他还在说,我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

妈妈这次说不定歪打正着了呢。


妈妈从旁边绕过来,亲密地揽住我:“走,我们去见见阿尔弗雷德。”
从背面看男人的身影高大挺拔,好吧,也没比我高多少,但是很精神的感觉。穿着深色的衬衣,金色头发……
不得不说我有那么点期待……
或许他就是我一直寻找的那个人。
他看起来很年轻,而无框眼睛给他添上了一种智慧的感觉。我的视线向下移动,嗯,那个……
卡着一个塑料驯鹿头领带夹的彩条领带。
或许不是。
我干笑了一下,妈妈非常亲密自然地对他说,“嗨,阿尔弗雷德,你大概还记得亚瑟?他以前常在你家的厨房搞爆破。”我才没有在别人家搞爆破!
“不,不记得了。”他表情有点僵硬,但还算是礼貌地回答。
还好这时安妮姨妈过来叫走了妈妈——她还不太想离开,衷心的感谢你,安妮姨妈。
他有些无奈地四处看了一下,似乎是在寻求帮助。
我吸了一口烟,试图重新开口,但我很快发现,在他盯着我的烟的时候这不容易。
“啊,我是亚瑟·柯克兰。很高兴认识你。”把烟头按在桌子上掐灭,我向他伸出手。
他看起来像是吃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但还是浅浅地握了一下我的手,很快地放开了。
好吧,话题,话题。
“那么……”
“那么?”
噢,表情不要这么僵硬嘛。
“你会留在父母家过元旦?”
“是啊,你呢。”
“噢不,我昨晚在参加派对,直到今天酒还没醒……我现在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能趴在马桶上吐个痛快。”
他勉强扯了一下嘴角算是微笑。好吧我知道作为一个30岁的成年人还有宿醉是不好,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在我说出更多傻话之前挽回一下形象。
“所以我的新年愿望就是,少喝酒,戒烟。”我最大限度地微笑了一下,尽量不去看手里的酒杯和桌上的烟蒂。不过他的表情让我觉得更傻了。“还有不对陌生人胡说八道……”
他表情越发僵硬,嗨,那个吃了虫子似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我想最好是不说话……”我心虚地补充。
他点了点头,幅度很轻微但我相信他点了。“很好,我想快要开饭了。”向餐桌那边扬了扬下巴,然后离开了。
于是我也离开,拿了一个盘子去装食物。然后突然听到一个声音。
“妈妈,你别替我乱相亲……”
嗨,这不是那个谁么,我抬头望过去,在想要不要招呼一下客人。
“尤其是那些说话不经大脑,既抽烟又酗酒,穿着毫无品味的笨蛋。”
噢,他们看过来了,我迅速低下头去装我的食物。

好吧,这就是开始,此时,此地。
我终于意识到了,除非我做出一些改变,否则酒就会成为我的终生伴侣,机会永远不会找上门,而我最后的结局可能就是独身终老、死了三个星期后才被发现,而尸体已经被狗吃的残缺不全。

我才不要。


后来,等我回到家,洗了热水澡好好地睡了一觉醒过来之后,我简直不敢相信我曾经对一个陌生人说出过那种话。
把头埋在枕头里,恨不得能真正地逃避现实,假装昨天的那个我不存在。或许戒酒真的是个好主意。
虽然很想再去喝一场,好好把这些东西都忘掉,但最终我还是放弃了。

我做了个决定。明年绝对不能再像今年这么猪头了,为了掌握命运我决定写日记,记录真正的亚瑟。

1月2日 雪
体重 59公斤
香烟 42支
酒精 50单位
第一,要锻炼身体;
第二,要修习家务,与之同等重要的是,要找到一个适合我的爱人。不能再和以下的人深交:
酗酒者,工作狂,婚姻恐惧症患者,偷窥狂,自大狂,爱情白痴或是性饥渴。
并且尤其不能去幻想某个具有以上所有特性的男人。

我没有对妈妈说谎,就性取向这方面,我确实不是同性恋。
只是对我有着性吸引力的那个人恰好是个男人而已。

不幸的,他正好是我的老板——总编辑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基于我在圣诞派对中的表现——当时我喝多了,而且没人阻止我,于是后来我才知道所有的人都在看着我爬到桌子上抢过麦克风,完全不成调地嚎着玛利亚·凯莉的那首without you,并且痛哭流涕——我想他对我一点兴趣也没有。

噢,也许我错了。


=-TBC-=
| | 10:18 | 引用:0评论:1
コメント
呃,路过人士觉得,bj由阿尔出任也很不错。
傲慢古板毒舌的达西先生和亚瑟很和嘛
而为减肥而操心的说话具有爆炸性的bj小姐挺合适阿尔的嘛
而且电影里是美国女人配英国男人啊

虽然酗酒狂大龄嫁不出去的亚瑟和驯鹿毛衣的律师阿尔也很有趣
2009.06.12 Fri 22:23 | URL | misplace
送出评论














只有管理者可以阅览

这篇日志的引用URL
http://hybgreen.blog124.fc2blog.us/tb.php/183-387398d0
引用这篇日志(FC2的用户)
トラックバック
| 主页 |

Blog信息

紫调云心(HybGreen)

Author:紫调云心(HybGreen)

属性:宅·腐·声
白羊座火星人一枚
现居肯特
常伴属性为囧·脑残·FC·杂食动物 以及,无节操爬墙党一枚

性格内向博里蹲
搭讪下手
爱着:DRRR/银魂/圣/谷山紀章/三木眞一郎
无差别喜欢:V家/钢炼/大振/无双/basara/soul eater/遥远/金色
最近CP:新赛(DRRR)
最近控小静 莫名萌临也 boss爱=w=
DRRR的CP还没有认真关注(捂脸
总之这人最近DRRR厨但是入坑尚浅

最近沉迷剑网三
(已经快要因此脱宅了= =+
电信一区 巴陵县 彻夜君
在疯狂的萌和尚>w<

咦踩点什么的还是算了反正踩到了我也会拖(揍

日历

11 | 2017/12 | 01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看地图也能CP乱打XD

连结
博客好友的申请
我家宠物

橘子君

类别